返回顶部
人防征文

与爷爷的一次对话

       

武宁一中黄校区高一(3)班:夏晨旭

指导老师: 汤冬英

爷爷如今已是耄耋之年,谈到当年日本空袭他旧神情激愤:“小日本当年……哼……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啊?”

他激动得手指颤抖止,胸口上下起伏。我上前替他轻轻抚背,他叹了口气,似是想起什么痛苦的东西,神情复杂。我说:“您别动气,慢慢讲。”

爷爷说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没经历过战争,不懂得战争的残酷无情。当年你太爷爷,也就是我父亲,带着我去了重庆……我母亲死得早啊……我那时才几岁,我们父子俩流离失所,你太爷爷在重庆谋了个挑木材的工作,养家糊口。那老板与你太爷爷是故交,待我们很好,包吃包住。”

说到这,爷爷用混浊的眼睛看向我,眼睛里闪烁着什么,又不似泪光湿润。他接着说:

“大概是1938年起,重庆开始受日本空军的轰炸……七七事变爆发后……十月份,日本空军正式开始轰炸市区,此后越来越肆无忌惮……当时日本飞机飞得很低,以前的飞机构造很差,要俯冲下来投了弹再上去。可以看见那飞机上炸弹一个个掉下来,远远看去一朵黑黑的蘑菇云。

那时日本飞机整天轰炸重庆,叫‘疲劳轰炸’,我们没有制空权,他们的飞机爱来就来,大轰炸不是一两次,它是轮批来的,天天炸,一批批的来,飞过来随边扔个炸弹就走了。”

爷爷顿了顿,仰天思索着什么,我倒了杯茶,递给爷爷,他轻轻抿了一口,抬头纹皱在一起,继续讲:“因为日日夜夜的空袭,老板一家都跑了。你太爷爷带着我,每天听到警报就往防空洞里钻,旧警报还没解除,新的警报又响了,里面休息的刚出来,又得赶紧钻回……昏昏沉沉不知何时是个头。

当时有一个防空洞被炸塌了,死了很多人。开始的时侯用棺材,后来天热不好处理,就扔到江里水葬,尸体就顺着长江流了下去,惨不忍睹,一江的尸体啊,那时侯连我们小孩都知道这个事情。

爷爷苦笑着摇摇头,又抿了一口茶,说:“抗战开始时有苏联的空军来支援,后来是美国的飞机来支援,日本飞机就没有来得那么频繁了。

我当时不懂,贪玩,到处跑,跟你太爷爷走散了。我那么一个小孩怎么活下去啊?偷啊,重庆那时乱得像锅粥。刚开始小偷小摸,被抓到便一顿毒打,打完知道痛了,也越来越会偷了……就这样偷鸡摸狗了两年多,我被一个人贩抓住了,却及时被你寻了我两年多的太爷爷发现,赎了回来。

我是被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声里吓大的。防空洞里的孩子们都哭得声嘶力竭,防空洞外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……你太爷爷抱着我,紧紧地,我还是睡不着,那几年都是那样过来的!这样的轰炸一直持续到1943年。你太爷爷1945年才带我回了故乡。

我们被如此欺辱……我们……无能为力。呵呵……道路上到处都是碎布残肢啊!”

爷爷哽咽起来,老人家泪流不止,哭出难听的呜呜声,我赶紧上前安慰,爷爷静默了一会儿,对我说:“勿忘国耻!”

我用力点点头,“重庆大轰炸”对百姓的伤害比起“南京大屠杀”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仅给重庆造成的损失不记其数,给重庆市民心灵的创伤更是难以愈合。

我为抗日战争中所有死去的无辜百姓,抗日烈士默哀。那些年战乱如麻,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。

爷爷平复一下心情说:“即使是和平年代,你们也该懂一些防空知识,学校有教过吗?”

我说:“宣传过有关方面的知识,但没有系统地教过。”

爷爷说:那我给你科普科普,你回去教教你同学,多懂一些总是好的。

人民防空简称人防。

爷爷神情严肃,我认真地点点头。人民防空的基本手段,概括起来就是‘走’、‘藏’、‘消’三个字。所谓‘走’就是及时地组织人员疏散。所谓‘藏’就是及时进入人防工事隐蔽。所谓‘消’就是及时地消除空袭造成的后果。

防空警报响起时,要沉着冷静坚决做到‘有险不能慌,动作要迅速,撤退要有序。’

立即关闭煤气,熄灭炉火,切断电源,携带准备好的用品,照顾好老人小孩,撤进指定的防空措施,严格遵守灯火管制的规定。

如果情况紧急,无法进入防空设施时,要利用地形地物就近隐蔽,不要在高压电线,危险房屋和油库易燃易爆危险处停留。这些你都应该知道,听懂了吗?

他没等我回答,又说:

“当发现炸弹或者导弹在你附近投下或爆炸时,应迅速就地卧倒……面部向下,掩住耳,张开嘴,闭上眼,脑和腹不要紧贴地面,以防震伤。”

爷爷边说边做出动作,我扶起他崇敬地说:

“知道了知道了,爷爷您可真历害,什么都知道。”

爷爷笑着说:“我一把年纪了,勉强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吧。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这些东西都是我自己在网上看的,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追逐潮流,游戏聊天、化妆打扮,从不关注身边的安全问题,说我们这些老人杞人忧天,殊不知自己才是鼠目寸光。首先,人民防空能有效地保存国家经济潜力。其次,人民防空能有效保存人力资源,稳定民心士气。这些都是很重要的,你现在理解人民防空的重要性了吗?”

爷爷看我似懂非懂的样子,轻轻摇头说:

“人民防空要地防空,野战防空共同组成国土防空体系,是现代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……你再大点就好了。”

我意识到自己的见识短浅,爷爷低垂眼帘,似是要憩一会儿,我识趣地起身。

爷爷的这席话使我受益匪浅,我们不曾关注的,或许才是最危险致命的。

爷爷最后抬眼,沉声说:“居安思危,勿忘国耻!”

分享到:
手机扫描二维码
江西人防公众号